位置: 主页 > P真生活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法医否决明福被箍伤‧枕头垫着打不留痕 >
  •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法医否决明福被箍伤‧枕头垫着打不留痕

    2020-07-25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法医否决明福被箍伤‧枕头垫着打不留痕(吉隆坡2日讯)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週三进入第12天审讯,负责赵明福首次解剖工作的巴生中央医院法医凯鲁一而再三以赵明福身上没有明显外在伤痕的理由,否决赵明福曾被打伤或箍伤;惟他认同,如果在枕头垫着的情况下,重力被击打将不会留下伤痕。由于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不断以赵明福可能生前被打的角度提问,皇委会主席冯正仁在确定他提问的用意后,也帮忙询问;如果一个人被打时有物体挡在胸口,会不会出现伤痕。脸部没充血凯鲁在律师引导下表示,如果用电话簿挡在胸口,就会留下伤痕;但如果是枕头,这就不会留下伤痕。梁肇富也提出质疑,赵明福坠楼时,身体倾向右边,不可能导致胸骨断裂。凯鲁指出,这可能是坠楼时,其膝盖撞击到胸骨,这与敲击到下巴的推论相同,因为胸骨与下巴非常接近,而这也是造成死者耳边近上额出现骨折的情况。梁肇富询问,法医巴拉斯汉曾推测赵明福当时是蹲在窗框,双手撑在窗面,但为何其手指没有受伤。凯鲁回答,这可能是赵明福没有出现很明显阻挡的防卫性动作。另外,凯鲁重申,以赵明福的下眼睑未出现红瘀点及脸部没有充血的因素,否定赵明福死前曾被掐伤或以手肘箍伤颈项的可能。梁肇富是着重在赵明福颈部的伤痕,推论他是否曾遭人掐伤或以手肘箍伤。凯鲁初时表示这难以作出推论,惟在多次追问下,才说出此可能性不大,因为若一个人被以手肘紧箍,脸部会因为缺氧而充血,压力导致下眼睑的血小管破裂而出现红色的瘀点。“但在这案件中,没有验到下眼睑出现红点,其脸部也没有充血。”他也补充,如果死者真的曾被人紧箍颈部,他肯定作出挣扎,而导致其颈部留下明显的伤痕,但这些症状都未有出现。他坚称,赵明福颈部的伤痕是在坠楼时因高压冲撞所致,当中或许是遭到弯曲的膝盖撞击,颈部向后仰而拉伤肌肉,也导致下巴处的伤痕。膝盖撞击下颚致头骨破裂凯鲁指出,死者头骨上的伤口是由膝盖撞击下颚,并将力道传送至头骨而导致破裂,而非脚步着地后,通过脊椎骨传达至头骨而致。他也指出,一个人如果在清醒的清况下坠楼,对方是否自杀或他杀,都一定会有挣扎的自然反应,包括坠下时会做出企图着地的动作。至于不清醒的清况下,死者不会有任何明显挣扎,同时卧尸地点会较靠近坠楼处。高压坠下致钮扣錶盘脱裂巴生中央医院法医凯鲁在反贪会代表律师沙菲益的引导下声称,死者上衣的白色钮扣及手錶錶盘,是因为无法承受高压坠下所造成的冲力,而自动脱裂及弹出,以致鉴证队无法在现场找到死者的手錶錶盘。凯鲁的这个说法,也排除死者生前曾遭人拉扯上衣而导致钮扣挣脱的说法。同时,是否有人在事后才将死者手錶錶盘取走,以企图书隐瞒死者死亡时间的说法,也无法成立。坦承未到更高楼层检查他强调,死者身上有明显坠楼造成的伤口。他曾在案发当天到案发现场,根据查案官纳兹里提供的资料,推测死者的死因。完成解剖报告后,他二度回到案发现场收集死者可能遭他杀的证据。“但是,我找不到任何证据显示死者遭他杀。两次回到现场,我都觉得他是从高楼坠死。”他解释,这些都可以从死者卧尸处,即偏离疑似坠楼窗口获得证明,而儘管未在窗口处发现手迹及脚印;惟凯鲁坦承,他并未到更高楼层的窗口检查。下眼睑没瘀伤未记录引质疑由于下眼睑没出现瘀伤的论点并未记录在第一份验尸报告中,而引起律师们质疑。凯鲁澄清,这项论点的确有记载在其草稿中,惟当他交给一同执行工作的法医巴拉斯汉检查时,才发现没有纳入在报告中。凯鲁也在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的要求下交出草稿。律师们也证实,下眼睑没有红点的论点有记录在第二份验尸报告。另外,梁肇富质疑,赵明福坠楼时身体倾向右边,但却是他的左颈部受伤且肿起。凯鲁表示,颈部的肌肉组织未必整齐,当中也有呈弯曲形状,因此不一致的肌肉组织在推挤下,导致不同部份肿起。製作坠楼模拟动画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议决,由独立调查员联合大马工艺大学(UTM)製作赵明福坠楼的模拟动画。该委员会说,这项以科学角度进行的模拟动画,将结合法医、律师及各方单位的看法及建议製作。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表示,这项动画将从多角度,模拟一个人在反贪会的窗口会如何下坠、下坠后是否清醒、坠楼后的卧尸地点。“这个模拟动画也将真实纳入当时可能的天气状况来製作。各单位人士都可以提出意见,作出多角度的模拟画面。”【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0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