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S生活邦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皇委会主席接简讯‧公众投诉2反贪官施暴 >
  •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皇委会主席接简讯‧公众投诉2反贪官施暴

    2020-07-25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皇委会主席接简讯‧公众投诉2反贪官施暴(吉隆坡16日讯)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週三在听证会上公开读出公众传给他的多则手机简讯内容,指称雪州反贪污委员会官员海鲁及阿斯拉夫在盘问时使用暴力,导致他们受伤入院。据冯正仁读出的简讯内容声称,阿斯拉夫是海鲁的心腹,称他为“海鲁的小弟(boy hairul)”。听证会週三继续盘问第23名证人海鲁,冯正仁在中途拿出“黑莓”手机,表示他接获公众的手机简讯,投诉曾遭雪州反贪会官员暴力对待,因此需要向海鲁求证。海鲁表示,他知道公众有投诉反贪会,但他没有进行内部调查。他说,对于阿斯拉夫使用暴力的投诉,都是在赵明福坠死案发生后浮现。指示施国伟调查投诉这时,冯正仁读出手机简讯内容,第一则简讯指一名男子在被反贪会逮捕,在过程中遭到虐打,入院验出多处被打的伤痕。第二则简讯是,一名男子被反贪会扣留5天后到医院验伤,投诉遭阿斯拉夫及海鲁致伤。他说:“所有的投诉都是针对你和阿斯拉夫,他们更说,阿斯拉夫是“海鲁的小弟(boy hairul)。”对此,海鲁表示,投诉内容都在他认知外,他交由警方调查。冯正仁表示,他将指示独立委员会调查员施国伟调查这些投诉,以查证反贪会是否有使用暴力的惯例。较早前,冯正仁也质疑,阿斯拉夫在7月15日已完成工作,海鲁仍然需要他晚上9时回到反贪会帮忙,而且进行的工作只是一般书记都可胜任的标签文件工作。海鲁表示,反贪会所有官员都会参与调查行动。郭素沁刘天球列反贪会调查名单除了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及史里肯邦岸区州议员欧阳捍华成为调查目标外,金銮区州议员郭素沁和班达马兰区州议员刘天球都在雪州反贪会的调查名单内。海鲁接受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S.西瓦那林丹的盘问下披露,他依稀记得雪州反贪会就民联议员滥用选区拨款的名单内,包括刘天球和郭素沁。“依据我们接获的情报,获知民联州议员滥用选区拨款、以假计划向土地局索取拨款、直接委任朋党公司索取款项,继而把部份款项转交给有关议员。”不过,他也说明,反贪会于接获的情报,并未阐明特定的选区计划出现舞弊,继在分队前往八打灵再也县土地局索取相关文件。他指出,依据反贪会一贯的作法,一旦接获受保护资源的情报,都会交给上司决定是否开启新调查档案。“若一些没有支持文件的情报指责,才会决定採取核实行动;若是匿名指控信件,则会提呈给情报评估委员会决定。”指刘永山非常合作问及有否参与检查从土地局索取的文件,海鲁表示,他没有参与其中,直至7月14日傍晚的例常汇报会才获得一些存有疑点的文件副本。“但希山慕丁当时只是供我参阅,直至7月15日早上的汇报会才真正交给我有关文件。”他指出,依据可疑文件,史里肯邦岸州选区和甘榜东姑州选区分别存有4和10项疑点,即有关计划并未真正实行。“不过,当我抵达刘永山服务中心时,对方和助理扎拉斯丁都表现非常合作,甚至提供电脑档案资料,并逐一厘清所有疑点。”反贪会接情报採数行动海鲁表示,一般上反贪会将就接获的情报採取数项后续行动,例如直接开启调查档案、启动情报档案、展开初步调查档案(KPA)、把情报转交给相关部份,以及启动确谈(perundingan)档案。“但在赵明福涉及的这宗案件中,我们是直接开启调查档案,由安努亚于受副总监希山慕丁的指示下报案,并受委为刘永山和欧阳捍华案的查案官。”事后,他承认,部份案件确实可在无人投报下展开调查行动。忘记是否在车上商案情雪州反贪会调查主任海鲁清楚记得在赵明福坠楼后,遵守上司指示前往布城、沙亚南警区总部再返回玛莎兰大厦过程中发生的事,唯独不记得是否曾与同车的安努亚讨论此案,被冯正仁斥责他是选择性失忆。海鲁在供证时说,他在7月16日早上参加汇报会后,于中午12点回到雪州反贪会的办公室。直到下午2点,接到安努亚电话,要他儘快下楼,但没说明原因。当他将调查日记收进铁柜,準备要下楼时,安努亚突然紧张地进入他房间,一边谈着电话,告诉对方赵明福躺在楼下,可能已死亡。“我当时问他详情,他告诉我,他下楼看了情况,并证实是赵明福躺在建筑物旁。”随后他下楼查看,看见一个人被黑色塑胶袋盖着。他立即致电给副主任希山慕丁汇报,对方要求他和安努亚到布城总部解释。指脑袋一片空白他披露,当他们到了布城后,希山慕丁要求他们回到沙亚南11区警察总部报案,但当他们抵达警察总部后,希山慕丁再要求他们回到玛莎兰大厦。执行官阿旺阿达多次询问海鲁,在途中,他是否曾与安努亚讨论此案,但海鲁都表示不记得。海鲁说,当时他感到很惊慌,脑袋一片空白,所以无法清楚记得是否曾与安努亚对话。冯正仁对海鲁的言论感到不合逻辑,最后身为法医精神科医生的委员莫哈末哈达出马,一一仔细询问海鲁在车上曾发生的事,竟发现海鲁都能记得。准施国伟收集官员手机皇委会批准马来西亚律师公会的申请,谕令独立调查员施国伟收集参与取缔行动官员的手机、电脑,及调查日记。冯正仁表示,基于证人阿尔曼于早前提供的两份调查日记内容有出入,因此谕令施国伟分别向海鲁、安努亚、纳兹里、希山慕丁、凯鲁,及雷曼索取手机、电脑和调查日记。“施国伟将向科学鑒证组下载有关手机资料,及向通讯公司索取通讯资料。”而沙菲益则说,若其他反贪会官员的调查日记内容涉及欧阳捍华的案件,将全数提呈给皇委会,否则基于内容涉及其他调查案件,拒绝提呈给皇委会。精神科医生退出访谈赵家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通知皇委会,精神科医生benjamin chan以时间不足为由,退出访谈赵明福亲友的工作。他说,benjamin chan通过他向皇委会道歉,而他将继续寻找另一位精神科医生的协助。记得接过3通电话◆哈:法医精神科医生的莫哈末哈达海:海鲁哈:你与安努亚在车程中,有没有讨论此事?海:不记得。哈:你说你脑袋一片空白,你大概记得当时有发生甚幺事?海:我记得我驾车,接到很多通电话,有些是我在谈,有时是希山慕丁要求和安努亚谈话。哈:这些过程,你又记得?海:我不记得一些小细节,所以直接说不记得。哈:你说接到很多通电话,你想起是3通电话?海:多数是副主任希山慕丁。哈:你第一次面对证人去世,感到很惊慌,是否导致你快速驾驶?海:没有,我平时都不开快车。我大概5到10分钟回到办公室。哈:你可以记得所有过程,甚至车程只有5分钟,但却忘记有没有谈话?海:我真的不记得,我担心我随意回答,就形同说谎。我说不记得,就是可能有,也可能没有。惊慌证人死在反贪会海鲁表示,他第一次面对证人在反贪会範围内去世,因此感到非常惊慌,导致脑里一片空白。他的言论让冯正仁百思不解,频频追问他为何感到惊慌。冯:你做错事,所以脑袋一片空白?海:不知道。冯:是不是因为杀了他,或是将他丢下楼?海:没有。冯:你们在车上有没有讨论赵明福的坠楼案?海:不记得,因为我们很惊慌,不知道要做甚幺。因此可能有提起过,但不记得。冯:为甚幺你惊慌?海:因为第一次遇到证人在反贪会去世,而我需要负责任,所以感到惊慌。冯:你惊慌,是因为你有指示官员对他使用暴力?海:不曾有这指示。花絮1小时盘问引冯正仁疑窦S.西瓦那林丹的一小时冗长盘问,让冯正仁深感不耐烦,直言若持续如此盘问方式,即使3天也无法完成盘问程序。S.西瓦那林丹于一小时内的盘问内容,不停围绕在反贪会的办公、职位阶级,及如何带领赵明福前往雪州反贪会的事件上。就此,冯正仁认为,有关事情其实早在之前已厘清,对他重复盘问深感不解。“我不是想要打扰你,只是你一小时内所问的东西我们都知道了,我们在等待你的‘大导弹’。”最终,冯正仁奉劝他不如先享用午餐,重组本身想要盘问的东西。【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1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