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了解民生 >芭提雅无相关记录 槟没批准拆莱佛士故居 >
  • 芭提雅无相关记录 槟没批准拆莱佛士故居

    2020-08-01
    芭提雅无相关记录 槟没批准拆莱佛士故居

    芭提雅无相关记录 槟没批准拆莱佛士故居

    芭提雅强调并没有拆除莱佛士故居主建筑。

    槟岛市长拿督芭提雅强调,槟岛市政厅并没有如槟城古迹行动组织(GWHA)代表马克雷(Mark Lay)所指,批准拆除新加坡开埠者莱佛士故居。

    她说,市政厅是于1999年批准发展商在该地段拆除附属建筑物以发展计划,但该地段上被列为二级古迹的三层建筑则必须保留及修复。

    她也表示,槟岛市政厅并没有相关记录以证明马克雷出示的1920年莱佛士故居就在该地段,她冀有关非政府组织能够出示证据证明。

    她周三在主持槟岛市政厅例常会议后,在槟岛市政厅秘书洪永泰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

    她表示,依据马克雷日前召开记者会出示的两张照片,分别指为1920年及2014年的莱佛士故居,即Runnymade酒店主要古迹建筑,惟市政厅并没有1920年的莱佛士故居的相关记录及资料,因此无法证明有关1920年拍摄的莱佛士故居就在该地段,并遭到拆除。

    她说,当局拥有的记录只是1999年批注的发展计划资料,而资料也显示拆除的是新建筑物,非古迹建筑物。

    不能只凭明信片证明

    她表示,不敢说莱佛士故居从来没有出现在该地段,她不能妄下定论,毕竟这是20世纪初的建筑,在没有资料及证据的证明下,她不能乱说。但她请该组织出示证据证明,而不是出示印有1920年古建筑物的明信片就指是原本在该地段的莱佛士故居,然后遭拆除。她不能接受这种出示明信片方式来作出这番言论。

    询及是否会向新加坡古迹局索取有关方面的资料,以确定莱佛士故居的所在地时,芭提雅反问媒体为何要这幺做。她认为,这些反对拆除建筑的人士才是需要去找答案的人,并拿出更具说服力的论述及证据。

    她说,她会见了槟城古迹行动组织的代表,并讲解相关的发展计划及条例,而对方也接受了她的讲解。

    芭提雅无相关记录 槟没批准拆莱佛士故居

    芭提雅指马克雷手中展示的左图并不能够证明就是Runnymade酒店1920年时的前身。

    发展商兴建后即使停工发展批准仍永远生效

    芭提雅表示,槟岛市政厅批准的发展计划,只要发展商兴建至少1个建筑物,即使就此就停工,其发展计划的批准还是永远生效。

    换言之,发展商不需每年更新发展计划的批准,并可在10年甚至是100年后才在该地段兴建其他的建筑物。

    她举例,如同目前红毛路40号(Runnymade酒店前址)的地段,因已在2000年兴建了公积金局建筑物,发展商还是可于数年后在该地段兴建或发展其他的建筑物。

    完全没动工才需更新

    她说,倘若发展商的发展计划获批准后完全没有动工,则必须在每年申请更新发展计划的批准,更新方式只可达5年,如果5年后该发展计划仍然毫无进展,其发展计划的批准就可被取消。

    她表示,上述的规定都是依据1976年城乡发展法令所制定,她坦言,上述的“无限期有效”的条例确实需要作出修改,或可把生效期限定在5年或10年内。但碍于有关城乡发展法令的修改属于中央政府的权限,因此槟岛市政厅没有这个权限来针对此作出修改。

    另一方面,当媒体询及位于丹绒武雅57层高密度房屋发展计划是否会继续,因周遭居民极力反对,芭提雅不愿针对该计划发表言论,仅表示所有的发展计划若已获得槟岛市政厅的批准,居民若反对,可到上诉局上诉。

    芭提雅无相关记录 槟没批准拆莱佛士故居

    郑两明(左)表示根据结构大蓝图,发展商的规划准证已失去时效,陪同者包括方群龙(中)及叶庆秋。

    郑两明斥州政府选择条令批发展

    民政党峇央峇鲁区部主席郑两明指责州政府,选择性地采用条令批准发展商申请的红毛路门牌40号建筑群规划准证,导致132及133的地段上的6栋古迹建筑物被拆除。

    他表示,若是根据已宪报的2020年槟州结构大蓝图,有阐明规划准证只能展期5次,任何的工程必须在5年内完成。

    “因此,槟岛市政厅怎幺能允许这项在17年前批准,且已过时和失效的规划准证的工程?难道是因为根据结构大蓝图无法批准发展商拆除古迹建筑物,所以才引用旧的条令?”

    他今日在民政党槟州联委会委员方群龙及峇央峇鲁区部民青团委员叶庆秋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这幺表示。

    曹观友应解释清楚

    针对行政议员曹观友曾说,根据1976年城乡规划法令第24条文(1)及(2)阐明,只要发展计划已动工有关准证至今仍属有效,郑两明反驳说,现在已经有新的(结构大蓝图),旧的法令就会自动被取代。

    “若曹观友在理解和明白2020年槟州结构蓝图上面对困难,我们愿意给曹观友免费上课。”

    他说,曹观友应该向人民解释清楚事情的真相,不应该逃避责任,将责任推给前朝政府。

    方群龙表示,结构大蓝图已被宪报,现已是州政府的政策,但现在这起非法拆除事件上有诸多隐瞒和不可告人的秘密,曹观友应极度透明的向槟民解释,为何当局允许这项拆除工作。

    “尽管古迹建筑物早已被拆除,为何至今发展商Warisan Pinang 有限公司尚未在有关工程的地段上放上工程告示牌?这只能说明这是违法的。”

    因此,他们要求州政府重新建回那些被拆除的古迹建筑物,并且严惩发展商及故意让发展商通过的人士。

    “否则的话,这难保以后不会出现什幺100年前批准下来的规划准证,把州内的古迹建筑物都一一拆除掉。”



    上一篇: 下一篇: